冻豆角

以最初的身份回归。
之前经历过的事情,从今天起,全都忘记吧,因为一些可怕的事情,我放弃了一些什么。

绑来的“新娘”

“先生,这外面有些冷了,老身回去给您取件披风。”

“张叔,不用了,您回去吧,我一个人走走。”

纸扇被抖开,在身前扇动,似乎是因为今天艳阳高照,心情愉悦,可这温度着实不让人欢喜,孟鹤堂并不在意这些东西。

嘴角挂着笑,在古老的街边走着,时而从各个茶楼传来的小曲,茶香四溢,陪着这婉转优美的小调,别有一番滋味。

一辆轿车停在身侧,从车上下来几个人,朝着孟鹤堂走去,把他围住,还在享受时光的人,身体冰冻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“我们家少爷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“敢问您家少爷贵姓?”

“周。”

在这小城内,周家权势最大,所以对周姓并不陌生,面对着五个人,孟鹤堂选择顺从,要不然只有死路一条。...

戒不掉

“怎么?烟瘾又犯了?”


“嗯。”


杂乱的胡同里,白烟一股一股的被吐在空气中,被一缕微风吹散。


低头看着双指间夹住的烟,苦涩一笑,原来还是戒不掉。


沉默着抽完一根烟,扔在地上,用脚踩灭,身旁的人,一下又一下的按着打火机。


火光照在侧脸上,又暗下去,转过头来盯着那火花,思绪漂浮到从前。


“哎呀,你能不能不抽烟?怪呛的。”


面对自家爱人的抱怨,欣然答应,把烟掐灭,扔进烟灰缸里,长臂一揽,把人搂进怀中。


“先生,烟味很呛吗?”


“呛,我可不想每次接吻都是一股烟味,你还是戒了吧。”


药物的味道是孟鹤堂最讨厌的味道,其次就是烟味,穿着病服躺在床上...

©冻豆角 | Powered by LOFTER